supplement

一个想把故事讲好的人。


感谢聆听。

意味不明的段子

        时隔多年,有听到熟悉的乡音,眼前仿佛又出现那个僻远的村落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多年本该是忘了的,但回忆起,村口的柳树、流浪的大狗阿黄、西河边阿婆家的炊烟、午后阳光照进后院的角度……都是那么清晰地烙印在灵魂上。原本被好好地藏在最深处,可一牵扯起又是拉扯着骨肉一起疼痛——那个不起眼的村子埋葬着我多少个回不去的春秋。

评论